千亿早教市场战火重燃谁将出局?

  今年4月份,金宝贝与前流利说首席产品官翁翔坚共同创立的金宝贝科技正式上线,以“金宝贝启蒙”APP作为线上早教产品的汇集平台,主打家庭端儿童启蒙教育。金宝贝科技刚推出的在线古典乐启蒙课程,首发当日即破千万元销售额。

  早教巨头美吉姆也在今年6月份对媒体透露,公司正在筹备在线早教产品,预计下半年试行上线。

  运动宝贝在今年7月份正式对外推出“在线APP+玩教具盒子”形式的家庭早教产品,将以旗下近500家加盟商作为首发渠道推向市场。

  携程联合创始人梁建章联手大鱼自助游创始人姚娜,创立摩尔妈妈,主打社区共享育儿平台,重点在于通过社区家庭的互帮互助,分担家庭托育早教的困难。

  而引起这场家庭早教领地之战的导火点,正是一家初创型的在线早教机构“小步亲子”。

  小步亲子成立于2017年,其品牌定位于“在线亲子早教”,切入点正是家庭场景下的幼儿早期教育。早教与在线技术的结合,让这家成立仅3年时间的初创型公司,用户数直逼600万。

  家庭早教定位于在家庭场景下提供的幼儿教育,这其实并非是一个全新的教育概念。在我国市场早期阶段,各类家庭早教产品最初多是绘本、故事机等玩教具形式为主。但这类早教产品购买后,更多是让孩子自己玩,这样的产品对家长而言,最大的好处是解放家长。受形式(绘本、故事机等)所限,市场上早期的家庭早教产品,是没有体系化的教育“内核”做支撑的,非常缺乏教育层面的理论研究和操作指导。这也是为什么我国本土的家庭早教产品长期处于初级阶段。

  所以在市场的早期阶段,反而是日本早教品牌巧虎先行一步,在2006年进入中国后迅速抢占家庭早教市场。其凭借专业化、体系化的早教理论研究为基础,以动画教学光碟+玩教具盒子的产品形式对中国家庭进行输出。在巧虎进入中国的10多年来,中国区的用户从5万人增长到如今的100多万人,海外业务(中国市场为主)营收到如今的100多亿日元,占到总部营收总额的12%。

  可见中国家长对优质的家庭早教产品,是有需求和支付能力,家庭早教的市场十分庞大。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5年O2O模式席卷各大行业的浪潮下,不少人曾尝试利用O2O模式对早教行业做一个颠覆,其中樱桃早教、小海豚,包括红黄蓝旗下推出的叮咚早教等品牌,都是利用O2O模式提供线上约课,线下上门的家庭早教服务。但仅仅一年时间不到,O2O模式就被验证在早教领域是无法跑通的。

  这其中的主要原因在于,O2O模式下的上门家庭早教,虽然改变了教学场景和交易场景,以及资源链接的方式,但该模式下的上门家庭早教多为一对一教学,老师的时间成本、交通成本高导致老师的人效较低。且早教内容没有做适应性调整,以匹配家庭场景下的一对一教学。所以,O2O模式下的上门家庭早教难以盈利。

  这波O2O模式失败的浪潮下,上门家庭早教模式很快被证伪。同期,另外一家公司却以在线模式杀入早教市场,它就是小步亲子。

  小步亲子2017年上线后,仅六个月时间,用户数就达到近百万,2018年用户数达到300万,2019年用户数直逼600万。其在2017年获得了数百万美金的天使轮融资,由金沙江创投领投,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BAI)跟投;于2018年获得数百万美金的Pre-A轮融资,由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BAI)领投,金沙江创投、真格基金、GGV纪源资本跟投。

  小步亲子能快速获取用户、占领市场,这背后离不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以及在线模式在教育领域的普及。

  互联网在中国20多年的发展,在生活领域的全面应用,已经深度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消费习惯和消费场景。尤其是智能手机的普及,让更多的人习惯在线化生活:在线购物、在线学习、在线年至今,借助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升级(宽带提速、智能手机普及等),以及人们在线化生活习惯的养成。在线教育产品经历了从PC端转移至移动端,产品用户也从成人延展到少儿,产品形式历经了从O2O、APP到小程序等多种形式的变迁。再加上在线拼团、低价课打法等多种形式的营销手段持续轰炸,在线少儿编程、在线少儿英语、在线音乐、在线美术等多种教育品类的丰富,用户的在线教育意识和习惯早已培养,

  基于家庭早教所处于的市场情况,小步亲子在推向市场时,直接以“在线亲子早教”为口号,区别于一众教育品牌,抢占家庭端早教市场。其slogn以“在家的亲子早教”,从教学场景和教学形式上给出自身清晰明了的品牌定位。

  小步亲子在教学内容上,也有别于其他幼儿启蒙教育产品多是从某学科或品类上延伸下来,

  ,打造更综合性和多元化的幼儿养育内容体系。其产品形态主要以在线教学视频+玩教具盒子为主,通过真人拍摄的演示视频结合根据教学内容研发的玩教具,教导家长如何在家科学的养育孩子。小步亲子的课程收费在1600元左右/年。相比于线下早教培训动辄过万的学费,地理位置的限制,以及来回接送的时间、人力消耗等,在线家庭早教更能够以低价、方便打动用户。

  但家庭早教与线下早教培训并不是相互排斥的,家庭早教主打的是内容轻量化、家长易上手操作等特点,而线下早教培训的教研成分更重,更强调教师的专业度。

  受小步亲子快速发展的影响,从业者看到了未来的机会。除了纯在线模式,现在的入局者还在尝试探索线上线下结合、共享育儿平台等多种模式在家庭早教市场能否跑通。众多从业者和投资方的进入,正在加速行业发展。

  自2000年左右中国早教培训市场起步以来,近20年的发展,中国早教培训市场已经从初期阶段走向了成熟的市场化运营阶段。

  从2003年金宝贝被引进中国市场以来,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市场培养和缓慢的市场拓展期。金宝贝从2003年到2009年,在中国的规模发展仅到200多家,已经成为当时市场的龙头品牌。而在后期,另一以运动早教为主打特色的美国早教品牌美吉姆,强势进入中国市场后,这才进一步激活中国早教市场,随后主打高端早教品牌的美吉姆和金宝贝相继进入高速发展期,成为中国市场上的早教巨头品牌。

  目前金宝贝总规模达到500多家店,美吉姆总规模已经突破400家店。从这两大品牌的官网数据及城市布局来看,金宝贝和美吉姆基本上已经将一二线重点城市的进行了全覆盖。此外,其他后来的早教品牌小小运动馆、悦宝园、运动宝贝等,包括中国本土化的早教品牌红黄蓝亲子园、积木宝贝、新爱婴等,基本上瓜分了其余城市的早教市场。

  。据睿艺不完全统计,仅年初至今,已有8家早教品牌被曝出关店。租金成本和人力成本的上升,拉长了回本时间,再加上经营不善等原因,资金链断裂难以维系就成了早教机构们倒闭跑路的主要原因。

  在线下早教培训市场格局趋于稳定的情况下,市场增长空间的天花板就清晰可见,线下早教培训企业们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就成了必然。

  而巧虎在中国的成功,包括后来小步亲子模式上的快速跑通,足以让线下早教机构们“心动”,去抢占新的领地和市场。

  而线下早教机构切入家庭早教市场,有着非常天然的优势,一方面在于已有的生源和品牌基础,另一方面是其深耕早教领域多年,对用户需求和教学理论研究已有一定的基础,且拥有一定的资金实力。因此,线下早教企业顺势从线下培训切入家庭早教领域,就显得理所应当。

  另一方面,中国家长的早教意识也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年轻一代的家长对孩子的早教非常重视,也更愿意尝试。

  市场需求和自身发展的需求相结合,这就是为什么各大早教巨头一时间不约而同地,选择在当下推出各类家庭早教产品,抢占低年龄段家庭场景下的教育领地。

  在一众早教品牌中,最高调的当属老牌早教品牌金宝贝,于今年4月份宣布,与前流利说首席产品官联手推出在线启蒙教育品牌“金宝贝科技”。其以APP作为平台汇集各类早教启蒙产品,目前推出的主要有英文儿歌、古典乐、故事和游戏等启蒙教育课程,有别于小步亲子的综合性早教培育,金宝贝科技对在线早教产品的学科性分类更明显。

  而另一早教巨头美吉姆也曾透露,公司正在筹备在线早教产品,预计会在下半年正式上线推出,美吉姆的家庭早教产品更多的是,以在线早教对线下早教的补充及市场延伸。

  同时,另一家本土化早教机构运动宝贝对家庭早教产品的推出更为谨慎,筹备3年,产品以b的形式切入家庭早教市场,并依托线下盟商作为首次市场推广渠道。收费模式主要靠玩教具盒子的打包售卖,视频课程则附带于玩教具盒子上。

  当然,瞄准家庭早教这块蛋糕的,不仅只有线下早教的头部品牌们,其他领域的玩家也在相继进入。如母婴平台亲宝宝已于今年4月向市场推出,针对0-3岁孩子设计的智能硬件互动教育产品“亲宝小伴”;贝瓦儿歌针对0-3岁宝宝推出儿歌故事机;宝宝巴士推出文字奇遇、少儿英语等多品类早教动画片等。

  还有一些其他品牌,以某一教学品类切入家庭早教,多以少儿英语、故事阅读等容易以听读培养为主的形式进行产品在线化。

  而随着美吉姆、金宝贝等各大玩家的强势加入,家庭早教赛道战火已然,相信未来还会有更多玩家,以更多不同类型的产品切入到家庭早教领域,究竟谁能胜出?谁又会出局呢?